766msc.com > 科幻小说 > 老婆请安分 > 第220章:警报
    饭毕。

    已是晚上八点多。

    孙文站起来时身子摇晃一下,定定神后倒是稳住步子,主要还是前面的半斤多白酒喝得太猛。

    秦广林和肖宇都是微醺,出门看着孙文上了出租,才一起迈步往公交站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来之前他先喝了半瓶白酒?”

    “嗯,大半瓶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秦广林摇摇头,没打算多说,“就一点工作上的事。”

    背后说人长短不是好习惯,即使有些微微的醉意,他也能控制好自己。

    所有从嘴里说出来的话,最后都会传到那个最不想让他听到的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解决了就好。”肖宇点头,没多问什么,摸摸口袋想点根烟,好催促公交快点来,结果只摸出一个打火机。

    “不让抽就不抽了呗,烟有什么好的?”

    “戒了几天没成功,这事得慢慢来……”

    肖宇左右看看没有商店,叹了口气,刚要继续开口,身上的手机响起提示音,他摸出来瞅瞅,脸色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秦广林看他样子有了些猜测,“女朋友查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查什么岗。”肖宇不安地装起手机,拉着领子左右嗅嗅,“我身上酒味大吗?”

    “嗤。”

    秦广林笑了,“还说不是查岗,你这一身酒气……还有烟味,没救了,先去药店买红花油吧。”

    “得,不和你说了,你慢慢等,我得打车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肖宇看公交还没来,有些急匆匆地快走两步,到马路边停着的出租车前拉开门,回头招呼道:“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

    秦广林摆摆手,也拉着领子闻了闻自己,心中忽然有些没底。

    头上的伤已经结痂,不用再换药,没什么大碍,加上这些天加班忙累,压力有些大,他就多喝了两杯。

    何老师应该不会生气吧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心怀忐忑地回到住处,拿钥匙打开门,卧室门关着,秦广林思量一下,没去拿睡衣,直接进到洗手间里哗哗洗个澡,顺便刷一遍牙,才晃悠着钟摆跑进卧室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何妨被忽然闯进来的果男吓了一跳,看清是秦广林后才拍着胸脯松了口气,靠在床头狠狠瞪了他一眼,“你羞不羞啊?!吊着个鬼东西到处乱跑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快挤挤,还没到十一月就这么冷……”

    秦广林麻溜的掀开薄被一角钻进去,抱住何妨暖暖的身子拱两下,感叹道:“还是家里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何妨放下手机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一点点……没事。”秦广林闭着眼睛装鸵鸟。

    “起开,臭死了。”何妨哼哼着推他,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真的就一点点……你看我都没喝醉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喝醉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哎呀,我错了,下次不喝了,谁叫都不喝。”秦广林拍胸脯保证,“你监督我,喝一次就一天不碰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,那边有你的快递,还没拆。”

    何妨背过身不想理他,“今天喝了,今天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秦广林扭头看到书桌上的三个快递盒,顿时知道是什么了,心头一下火热起来,颠颠下床把三个盒子拿到床上,从床头桌子上拿过钥匙划开,献宝似的摆弄几下,“从明天开始嘛……你看看,都是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何妨皱眉看向他手上拿的那个可疑物品,粉粉的,椭圆形,还带个小尾巴。

    “你猜?”

    秦广林打开后盖装进电池,捏绳子在她眼前晃动。

    “你好恶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恶心了?”秦广林莫名其妙的挠挠头,伸手拉住绳子用力拽,“你看,就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吱~!

    一声刺耳的警报声在小小的卧室里响起,震得二人头皮发麻,秦广林赶紧手忙脚乱地把开关塞回去,呐呐地看向捂着耳朵皱眉的何妨,“那个……刚刚就是试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警报器……就是如果再遇到那天晚上那种情况,你就拉开这个绳子……”秦广林用动作示意一下,这次没敢真的拉开,“它就会一直那样吱吱叫,你就带着它跑,一边响一边跑……这是一种威慑,胆子小的就会直接吓退了,胆子大的如果还追你,你就拿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又从快递盒里拿出来一瓶喷雾,朝何妨晃晃,“防狼喷雾,如果警报器没用,就用这个滋他眼睛,安全系数就会大很多……你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广林拿着防狼喷雾跑出去,何妨坐在床上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背影不知道在搞什么。

    “啊嚏!”

    过一会儿,博彩娱乐游戏游戏全面支持:秦广林抽着鼻子回来,眼睛一直挤啊挤的,朝何妨点头道:“很好用,我只是在洗手间喷了一下,没对着自己喷都很有效果,你要把这个对着坏人脸上喷,肯定没人撑得住……啊嚏!估计会瞬间失去反抗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傻不傻呀?”何妨爬到床边心疼地摸了摸他脸蛋,“快去洗把脸。”

    “洗过了,没事。”秦广林把喷雾交给她,又拿起粉粉的警报器道:“如果是我不在家的时候碰到坏人,你就把它拉开丢到窗外,它就会一直响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何妨拿着两件东西左右看看,递回给他,“帮我装包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广林回身给她塞到包包里,“粉色不好看吗?你为什么说恶心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何妨若无其事地拿过另一个盒子晃晃,想了想后笑道:“黑的?”

    “诶?你怎么知道?”秦广林惊讶。

    “哼,我还不知道你。”何妨咬咬嘴唇,抬眼瞅他一眼,又看看快递盒,“另一个盒子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秦广林把盒子拿过来拆开,犹豫一下后才从里面掏出来一副黑框的平光眼镜,“是个眼镜。”

    “买眼镜干嘛?”何妨斜眼儿看他。

    “想看你戴……”秦广林扭头看向别处,避开她眼神。

    完了,好像更变态了。

    何妨看他的样子抿嘴笑了一下,伸手拢拢披散在背后的头发,接过眼镜仔细瞧瞧,然后撩一下刘海戴上,拿食指推了推鼻梁,“是不是这样更像个老师?”

    秦广林心脏砰砰直跳,明显感觉酒意有些上头了,眼神下意识落到另一个快递盒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喝酒了。”何妨又把眼镜摘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广林胸口一闷,在心里骂了孙文两声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今天喝个屁的酒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何妨拉长了声音,笑吟吟的看着他,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本来是想给他个教训,喝了酒就不能碰,但看秦广林傻傻的被防狼喷雾搞得一直眨眼的样子,她忽然又改变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快去再洗把脸,等你眼睛不眨了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msc02.com 通博娱乐代理加盟 马可波罗女优PT电子 12博代理网址 am76.com
永昌娱乐城网开户 如意坊娱乐vip真人在线最高占成 永利高城会员开户 大西洋游戏会员开户最高占成 博狗麻将开户
蒙特卡罗注册最高占成 世爵是什么网站最高占成 澳门网上赌场游戏免费试玩 澳门上葡京电子平台网 迪威娱乐城代理开户
万趣娱乐vip在线体育投注最高占成 新博狗开户 申博138开户登入 万博娱乐在线 奔驰娱乐代理开户